2017年6月小记

6月好像也没干什么。

巴黎一如既往地热,每天睡觉都要开窗通风才能睡着。住在阁楼就像住在蒸笼里,白天真是热的发慌。

没有空调没有电扇,最要命的是晚上十一点天都没黑。对我这种怕热的人来说,真是要了亲命了。

月处买了个电动滑板,据说充满电能以时速20公里的速度跑18到20公里。

我记得上小学还是上初中的时候,妈妈曾经跟我说过给我买一辆这样的小车。当然不是电动的这种。我还清楚的记得那辆小车在我们家楼下苏果超市二楼最深处,价格是120元一辆。可是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为什么最后没有买。最大的可能是爸妈怕我玩这种车在路上摔了或者被撞了。来法国以后发现这里的大人跟小孩都把这种车当做交通工具而不是玩具。一次下班以后的回家的下坡路上,看到有个男人踩着小车呼呼地沿着上坡冲了上来,我才发现原来这种小车还有电动版本!心心念念了许久终于见到法国唯品会上在做特卖,就买了当给自己买了个小时候想玩的玩具吧。

为了工签的事情又跑了两次警局。排了3个小时的队以后告诉我我的材料是齐全的,耐心等取卡短信就好。结果今天又收到一封要求提供材料的信,简直令人愤怒。法国行政体系效率之低令人发指,我都不想多浪费口水批评它,不配。

上周刷微博,刷到3月梅郎雄在共和广场办竞选活动时带领几万名群众一起唱国际歌的视频。一下点燃了我的革命火焰,在家学唱了一个星期的法语版国际歌。说来奇怪,中国作为所谓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估计会唱国际歌的人少之又少。这让我又想到了为无产阶级劳动者谋权益的公会,在中国似乎也只是个组织集体活动的阳春组织;而且劳动者年假远小于欧洲跟美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还真是有点奇怪。

学唱国际歌的时候又想到了中华民国国歌。合唱版的实在太难学了,所幸有阿妹在国庆日的演唱版本,好学多了。听说阿妹在中国被封杀一段时间就是拜这首中华民国国歌所赐,在这里不禁为她惋惜一分钟。换位思考一下阿妹这只是一种爱国的表现而已,却因为两岸的政治分歧收到株连,可惜。

工作上,跟同事一起踢了不少球,越踢越觉得自己还有待提高啊。问了老板新合同的事,说尽快会给我回复,希望吧。(这里竟然插不了图)

========================分割线===========================

以上部分6月份就写好了,忘了发,以至于6月一篇日志都没,捂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