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终总结

留作记录。

工作

工作上最大的变化,算是找到了新东家。今天是在老东家工作的最后一天。下周回国休息三周,明年2月入职新东家。

照理不该在公开场合抱怨老东家,但这是我自己的个人网站,所以随便啦。在Imagine Eyes工作得实在是不开心。首先公司的环境死气沉沉,我在连续12个月进公司的早上跟大家说早安都没有收到回应以后,在离职的前几个月也不再跟大家打招呼了,你们爱咋咋地吧。所幸新公司的同事感觉还比较热情。当然我也没正式入职,以后的工作气氛还很难说,但我相信一定不会比现在的单位差;其次工资低得令人发指。就连办长居的时候警察局工作人员都狐疑地问我是不是工程师毕业,为什么工资这么低。还好新公司给我开的待遇回复到了法国电子工程师的正常水平,虽然比回国做互联网的同学挣得还是少得多,但是生活质量有保障,不会疯狂的加班,年假也不少;最后,可能也是最重要的地点,这个公司的工作内容我没有兴趣,也没有同样做电子的同事,我的工作能力很难得到提高。新公司要给软银做机器人,要给欧莱雅做实验设备,自己还有无人机跟电动自行车的项目,应该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6月份夏季BBQ的时候就问了老板能不能合同到期以后转CDI。他说要研究,结果研究到9月也没有研究出结果。7月底回法国以后我就开始未雨绸缪地投简历了。毕竟这个公司工作内容跟职业前景确实不理想。Franz在回维也纳之前也劝我有机会一定要离职,觉得对我来说留在这个公司没有办法得到提高。当时还是四月,我还没有受尽折磨,也就敷衍他说会考虑离职。其实心里是有点懒惰排斥的,毕竟这个公司离家近,坐地铁15分钟,骑上电动滑板车也就10分钟就到了。而且上下班时间灵活,十点多到5点多走都不成问题。等到7、8月的时候我就已经受不了了。这个公司工作之无聊,效率之地下,人情之冷漠,都让我感到崩溃。每两个星期的研发会内容之冗长无趣,我都要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才能熬过那漫长地两个小时。在Pole Emploi上找了找工作机会,有段时间每周都投5、6封左右,联系我的都是咨询外包公司,让我去面试,做题,或者见客户。有些招聘公司我甚至觉得是拿我给新员工来练手的,面试完一次之后再无音讯。有些公司虽然表达了要我的意愿,但是我强烈地感觉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他们挣钱的工具而已,人情关系比现在的公司还冷漠。8月9月这两个月终日忙碌在面试的奔波之中,投了不知道多少简历,修改过不知多少份Document Technique。IT-Link给了我口头上的雇佣意向,但是我对这家咨询公司的印象实在不怎么样,从前台到ingénieur d’affaire给我找的项目和准备工作,都烂到了家。工资给的还行,但是我实在不想勉强自己签下不开心的卖身契,所以我也口头上说愿意签约,但是不着急现在就签,让双方都有时间再考虑考虑。到11月的时候甚至决定就算找不到工作吃一年失业补助,我也不想签约这家公司。

10月份的时候领英上有个初创公司叫Kickmaker找我,当时那个头像还是黑人(现在知道了是Victor),我以为是诈骗消息就没有理。后来在家闲来无事查了一下,发现这家公司是3月份全法Start-up排名里名列第三,感觉还不错,就约了一下面试。第一次面试是跟Eric,在Station F里。跟Eric聊了一个钟头,感觉还不错,公司的文化跟我的追求比较一致。第一眼看上去Eric还挺帅,不过后来越看越像唐马儒,哈哈。第二次是笔试,考了一个半小时,模电跟数电的选择题,满分100还是99来着,我考了82、83吧,平均分40分,所以可以说是相当好的成绩了。第三次是技术面,微信上跟Fabian聊了半个小时,就ok了,等他们的合同。合同发来以后发现跟我想的不一样,又跟Nathalie聊了1个小时电话,又再跟Vincent见面聊了一个小时公司的计划,我的发展规划,才算最终敲定。

选择Kickmaker有几个原因。首先他们的项目比较有趣,项目很多,合作伙伴也都是大企业或者初创的科技企业,应该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其次他们给员工的自主性很大,愿意公司出钱让我在Station F的Tech Shop里学习一些前沿的技术;最后Kickmaker在中国有两个办公室,一个在上海一个在深圳,而且三个联合创始人Eric,Nathalie和Vincent都是在中国认识的,他们的中国情结很深。在这个公司发展应该不会遇到国籍和种族的天花板。

刚刚上楼拿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单。CDD补偿金跟年假补偿金加起来一共4000欧元左右。虽然不多,大体也满意了。1月3号还要再回公司一趟拿离职证明跟其他文件。今天拿不到的原因是外包的会计事务所网络故障。法国人的工作效率啊,我来法国四年有余了还是无法忍受。

虽然在Imagine Eyes干的不开心,但是自身提高还是有的。比如PCB电路板现在画起来更得心应手了。2月底还搭了个人网站,在网站上写的KiCad教程浏览量还是蛮不错的,几乎每天都有人在读。12月初还是11月底的时候,同事继刚问了我能不能用树莓派来给BOBBIE2做电路系统,一下子激起了我对树莓派的兴趣。果断买了两台树莓派,向房东太太借了有线鼠标跟键盘,在家里搭设起了两个VPN服务器。接下来还打算在法国用树莓派做云盘跟网站服务器,1月回国的时候再在中国的家里搭设一个VPN服务器跟迅雷离线下载的服务器。都是挺简单的小项目,就当图一乐子。也试着学了学HTML跟CSS。但是总是没有坚持下去,会被各种其他事情打断。

希望明年能在电子学上继续进步,日语学习跟练字也真的要开始了。

生活

一如往常还是住在Annie家楼上的阁楼里。前几年夏天有过一两个星期的酷暑,又没有电风扇,夜晚都只能把窗户打开才能借着室外晚上的冷风入睡。今年高温天刚来就在亚马逊上买了台电扇。电扇送到发现竟然还是遥控的,让我大吃一惊。当然也可能是我太low了,国内也许带遥控的电扇早已普及而我却不知道。

忘了最初为什么像买游戏机了。反正2月份的时候听了张正的建议买了任天堂的新主机Switch,还买了几款游戏,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马里奥赛车8,FIFA18,Just Dance还有Overcooked。之前学生时代都不怎么玩游戏。除了红警2、泡泡堂,还有Lovelive!以外都没怎么玩过游戏。室友们沉迷的LOL,dota,或者现在国内流行的王者荣耀、绝地逃生之类的,我都意外地不感兴趣。买了游戏机以后也有段时间一直没有碰。已经不记得是忙,还是自己太笨不太会打所以不感兴趣。不过总的来说,Switch确实是一台不错的游戏机,荒野之息也可以说是我玩过最好的游戏。Switch和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算是帮我打开了游戏世界的大门,让我发现这个世界有那么多制作精良,世界观正确,可玩性也很高的电子游戏(不过很不幸,大部分这种游戏都没有中文)。

为了配游戏机,又给家里买了台24寸显示器。买来以后天天看少康战情室都用大屏幕,不再用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视觉效果好多了。算得上是2017年度最佳采购了。

2017年下半年有段时间心情不太好。找工作不太顺利,每天跑面试很累,又有长居的压力。19大召开以后庆丰帝登基的趋势越来越明显,阻断了我回国的心。回国的同学去深圳杭州的工资都比我高,离家也近,让我很羡慕。好在我是一个善于自我宽慰的人。我知道我留在法国的工资可能跟国内的同学无法相比,但是我不用加班,不用呼吸污浊的空气,不用担心食品的安全,而且更重要的是,自由是无价的。

2017年是痛苦的一年。刘晓波先生终于病逝;北京低端人口被驱赶;杨永信依旧逍遥法外;遍布全国的摄像头总在关键时刻有『党性』地坏掉让真相永远沉睡在尘埃里。小时候觉得我们这个时代真美好,长大以后觉得这个时代真糟糕。恶劣的『领袖』、吵闹的邻居北韩、不按套路出牌的川普、永远不停的恐袭……开始理解为什么上世纪6、70年代在美国会出现嬉皮士。当这个世界离你的理想太远,那就用酒精来麻痹精神、用滥交来释放身体、用大麻来致幻出一个理想的世界。这种生活方式不合理又很合理的。不能改变,无法逃避,只能麻痹自己,不然难道去死吗?

现在的中国大陆怕是已经接近14亿人。一部分行将就木,一部分人麻木不仁,一部分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一部分人关在牢里,一部分人姓赵。2017年底的驱逐低端人口打醒了许多年轻人的中国梦。希望2018,有更多中国人醒过来。

爱与和平。

《2017年终总结》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