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小记

11月没有什么新鲜事。

月中的时候,在每天的例会上项目经理突然说从12月起因为客户的预算有限,项目要缩编人员。理所当然的,我在离开之列。倒不是我的工作不够好,而是要从5个人缩成1个人,只能留一个项目经理保持对接。包括我在内其他的同事都已经把项目设计工作进行得差不多了,也没有什么更多的工作可做。现在只能等项目预算批下来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生产验证工作。我跟阿布达西姆两个从项目初始就在团队中的“元老成员”,现在也要离开了。

刚进公司的时候公司还没有这么多同事。项目远比工程师多。我还记得刚进公司的时候Eric想让我一口气负责四个项目。还好最后没真让我同时负责四个,只让我做了汉高跟米其林的项目。12月汉高项目缩编的消息来得突然,公司都没有为我准备下一个项目。正好12月要去美东度假,估计回来做新项目也是明年的事了。

虽然手上没有正式项目,公司还是让我去帮了其他项目的忙。过去看了实习生设计的电路,真是……惨不忍睹……估计一开始我的电路拿出去跟老鸟们看的时候,他们也是同样的感受。要改的地方太多了,估计有好一阵子要忙。

月底的时候有个学妹突然加了我的FB。原来她是要面试我们单位的机械设计工程师。但因为现在公司员工扩充得差不多了,她又刚刚毕业还没有什么工作经验,所以面试没有成功。她跟我说她已经投了上百封简历。当初我要换工作的时候都没有投这么多封。我也帮不上她什么。游子在异乡打拼很不容易。回国?估计更不容易吧。

很久没有写关于台湾的政治评论了。一来是忙,二来是觉得我的观点都来自于台湾政论节目的内容,像是一个传声筒而可能不太是我本人的主观体察。虽然不再写政治评论,但我对台湾24号9合1大选开票了。不出意外国民党大赢,民进党输到快脱裤。唯一可惜的是台北市还是柯文哲因为弃保的原因小赢3000多票。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我的台湾同学哪怕没有台北市投票权也都支持柯文哲。明明柯文哲这四年来什么建设都没有,完全是一个披着白色外衣的骗子。轰轰烈烈的白色力量最终只成就了他一个人。

最让我欣慰的是在高雄,韩国瑜跟陈其迈还是打了一场相对干净的选举。虽然也有抹黑跟奥步,但总的而言高雄市这场选战给大中华地区树立了一个民主榜样。

这几个月体重有增无减,已经不敢跟妈妈汇报体重了。这个月也基本没在饭店吃饭,希望回国的时候能不要让妈妈太吃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